知道的越多,知道的就越少

这个世界不会等到每一个非洲孩子都能温饱,世上没有一个人死于毒枭的时候,坐在皇宫里的人才去考虑长生不死,快乐和神性。
住在宫殿里的人和住在陋室里的人,心中的议题不同。

知道的越多,得到的数据越多,知识增长的越快,这些东西也让经济、社会和政治的变化加速,于是加速累积的知识也让动荡更加的加速、加剧,于是我们越来越无法理解现在火预测未来。

历史学家研究过去不是为了重复过去,而是为了从中获得解放。
我们每个人都出生于某个特定的历史现实,收到特定的规范和价值观约束,也由独特的经济和政治制度在管理。我们都会觉得自己所处的现实是理所当然的,认为这一切纯属自然,不可避免,无法改变。
但我们忘了世界是由一连串的意外事件所创造的,历史不仅塑造了我们的科技、政治和社会,也塑造了我们的思想,恐惧和梦想。“过去”从祖先的坟墓里伸出冰冷的手,掐住我们的脖子,让我们只能看向某个未来的方向。

我们从出生那一刻就能感受到这股力量,于是以为这就是自然,使我们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也就很少试着挣脱并想象自己的未来还有其他可能性。
研究历史,就是为了挣脱过去的桎梏,让我们能看向不同的方向,并开始注意到前人无法想象或过去不希望我们想象到的可能性。
观察到让我们走到现在的一连串的意外事件,就能了解人类的每个年头和梦想是如何变成现实的,然后我们就能开始以不同的方式思考并编制出不同的梦想。研究历史并不能告诉我们该如何选择,但至少能给我们提供更多的选项。
那些希望改变世界的举动,常常发短语改写历史,从而使得人们能够重新想象未来。
不管历史希望工人发动全体罢工,
女性夺回自己身体的自主权,
还是受压迫的少数名族站起来要求政治权利,
每一步都是重述他们的历史。
新的历史会告诉他们,“现在 的状况级非自然而然,也不会永恒不变。多去曾经是另一个样子,只是有了一连串的偶然事件,才创造出现在这个不公平的世界。
只要我们采取明智的行动,就能改变并创造更好的世界。”

历史的草坪

人们在设计新家的时候,往往都会考虑在自己家门口设计一块漂亮的草坪。你问他们为什么想要一块草坪,他们或许会说,因为草坪漂亮啊,但是我们又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呢?这事背后有深刻的历史原因。
这种在私人住宅和公共建筑前设置一块草坪的想法,诞生于中世纪晚起英法两国贵族的城堡。
到了 现代,这个习惯已经根深蒂固,成了贵族的标志。
想要有一片漂亮的草坪,除了要有地,还要付出很多心力,特别是以前没有自动洒水装置和割草机,而到头来,草坪不会产生任何价值,甚至不能让牛羊进去吃草。农民可负担不起,绝不可能把宝贵的水时间和土地浪费在草坪上,于是,城堡入口处那完美的草地,就成了无人能造假的身份象征,“本人财粮满仓,权威显赫,区区绿地岂在话下!”
炫富,炫对了就叫高雅,人人都喜欢、羡慕、崇拜,炫错了就叫土豪,只能惹得人人讨厌,核心关键在于————低调,自然,让别人也觉得舒服
草坪越广阔,修整月完整,就代表这个家族月强盛。
王室宫殿和公爵的城堡让草坪变成一种权利象征。就算到了现代晚起,王朝倾覆、公爵人头落地,新掌权的总统和中立还是保留了草坪的传统。从国会,最高法院,总统官邸到其他公共建筑,就这么用一片又一片平整的绿地宣告着自己的权利。同时,草坪也征服了体育界。
于是草坪成了人们心中政治权利、社会地位和经济实力的象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