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ighting until die

他又看了几眼那张钱,五张薄薄的纸散开在桌子上,像一把破扇子。他能感觉到它们在他体内产生的力量。它们是淡蓝色的,和一千块的褐色和一百块的红色都不一样,显得更加幽深跟遥远,像是一种挑逗。他几次想再看一眼就离开,可是一直没做到。

他觉得她并不相信自己的话,她的声音充满迟疑,出卖了她的心。她只是将一切推到将来,以消解此时此刻的难堪。

她的姿态静默优雅,看上去就像永远都不会离开这里似的。

他觉得自己似乎接近了些许真相,因而见到命运的轮廓。可是那轮廓太远,太冷静,太遥不可及。他不知道了解一切有什么意义,如果只是看清楚一切有意义的事情,却又不能改变,又有什么意义。他连看都还无法看清,命运对他就像偶尔显出形状的云朵,倏忽之间又看不到了。

他想告诉她女孩子应该安安静静坐着,让裙子盖住膝盖,微微一笑露出好看的牙齿,轻声说话,那样才有人爱。可是他知道她们需要的不是这些。(穷的时候,想帅都帅不起来)

与其说,这是篇科幻小说,不如说这是篇现实的不能再现实的写实小说。

老刀所在的世界分为三个世界,分别可以代表平穷,中产和富裕。而最终富裕的人口不过总量的6.25%,而赤贫的人,却占到了62.5%,整整是富裕人口的十倍,如果你不幸处在了这个阶层,那伴随你周边的,将是肮脏、争吵、劳累、贫困、斤斤计较、还有麻木。我很有感受,老刀到了第二空间、第三空间的那种不适应的感觉,因为就像做梦一样。而人的麻木,也是让人吃惊,贫困久了,整个人都会疺的,这也就是为什么说老刀并不留恋这里,因为他知道自己并不属于这里,这里的一切,对自己来说跟一场梦,并没有太大的差异。共同富裕,从来都是个笑话。

富人流油,穷人吃土。

其实不只是北京,我想至少也有折叠上海吧。

身处上海的外地人,当想要融入到这里来的时候,才发现一切都有多难。即使是读书出来的我们,在这里又能很好的立足吗?很难说,总之一句话, 在上海生活,开启人生困难模式的用户,应该能够体味其中的心酸。就想老刀从第三空间出来一样。我们初到上海的感觉也是这样的,就连好多感觉跟他都是一模一样的,我们现在所的经历,上海本地五岁小孩都已经厌烦了。我们提着行李不断穿行市区,为了找到一份付了房租水电费后还不算那么拮据的工作,可是却是很难。而又有好多人在家宅着,在外旅游者,或者突然想去国外读个研什么的了,这对他们来说,不过举手。然后他们回来,工资还会比我们高几倍。差距就这样越来越大,越来越大,直到……

文中说道改变的命运的方法基本就两种:读书和当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