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ncere

原来看某位作家的书的时候,都需要我们虔诚的静下心来看,来读,强制性的,有极强非好奇心功利性的目的,都可能是阻止你理解作者思想的最大障碍。
这是这几天读大刘的书,得出来的结论,在这不到一周的时间
《三体三部曲》《超新星纪元》《乡村教师》《诗云》《球状闪电》
你得很认真的读,想,你才能知道作者的隐喻是什么,试想那你在尝试创作一片文章的时候,你会多么的苦思冥想,你会多么的绞尽脑汁。
我们还不是当事人,所能,能够做到轻而易举的就理解作者吗?当然不是的吧。
我们需要的是虔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