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out Threebody

三体这个名字,中文比英文逼格要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,光看英文名,还以为是哪部A片的名字呢。故事讲述的是一个叫叶文洁的女性,在文革的压迫下,向外星文明发射了自己文明的信息,从而间接的毁了地球。以及另一个叫程心的圣母,用爱毁灭太阳系,三体星系,以及宇宙的故事。

故事中有很多对人性的思考,比如叶文洁,逻辑,章北海,还有程心,这几个主人公无不反映着社会的整体意识形态。
叶文洁:
身处那样的一个时代,任何人对自己的命运都是无能为力的,在那个独裁者的时代,所有人都是极度疯狂的,集体意志的体现,竟是如此的癫狂,整个华夏文明,十载荼毒。可笑的,癫狂的,恐惧的,无知的,所有能有的负面情绪都砸到这个小姑娘身上,生出任何极端的思想都不为过。大刘为什么会让这个女的来背毁灭世界的锅,说到底,影射的还是她背后所处的那个时代,那是个背叛的时代,堕落的时代,值得毁灭的时代。
逻辑:
想想逻辑之前玩世不恭的生活作风都觉得羡慕,有时都都想,要是自己像逻辑前半生那样就好了,混混日子,能够一世风流,泡到那么多美女也是极好的【~(@^_^@)~】。好吧,意淫了。作者明显是先抑后扬,增加逻辑的角色感和对观众的震撼、对普世价值观的抨击。当世界都渴望一个救世主的时候,他偏不愿意,非要过自己自由自在的生活。之后,逻辑向一个星星发送了自己的咒语以验证黑暗森林法则,而它至少要等到一百年后才能看到结果,随后逻辑跟着进入了冬眠,在冬眠醒来之后,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人们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之中,在他冬眠的这么长时间中,人类社会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发展,人类地球舰队已经达到2000艘,而且速度能达到光速的15%了,而这时,自由章北海和逻辑能够思考的看清楚问题。
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,傲慢才是。
就在逻辑向星星发送咒语的那年,三体世界为了限制太阳作为广播发送坐标,于是派出了更快的“水滴”向地球进行。在逻辑醒来之后,水滴瞬间秒杀了2000艘战舰,这时人类世界才意识到自己真的毫无胜算。人类在三体时间面前,就是一个虫子。
而,章北海,一个坚定的“胜利主义者”【失败主义者】,从头到尾都坚信人类必败,这种坚定的精神,在人类舰队背会之后,帮人类世界留下了文明的种子,也催生了宇宙新人类的诞生,在你确信自己再也无法回到地球之后,你就不再是人类了,而是新人类。
187J3X1星星被毁灭之后,人类又再一次的相信有超自然救世主的存在。人类又拜倒在逻辑脚下。而逻辑声称没有了太阳作为扩大元,自己也没办法向宇宙发射坐标,自己也无能为力。在随后近两年,逻辑几乎是完全凭借着自己的一己之力,帮地球逆转了局面。凭借“雪地工程”利用氢弹爆炸产生的尘埃、颗粒使得太阳闪烁,向宇宙发送地球和三体世界的坐标。
这时候,三体妥协了。随之而来的是50多年人类社会的高度发展,拜托了智子的限制,生活在威慑纪元的人类社会空前发展。
人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。
50年后,程心出厂了,先是把爱自己、送自己星星的云天明安乐死,脑子送往太空。而后在接手执剑人的一瞬间把半个世界的和平毁了。人类,从此又得开始自己的艰苦岁月了。大刘营造出这么一个人物来,其实这个人物,反应的就是普世的价值观。民主的社会容不下独裁者的控制(逻辑),而必须实现大爱(程心)。但这种普世观念在世界末日还适用吗?也许不吧,至少大刘是这样回答的。如果程心不参加执剑人,人类社会也许在之后的半个世界发展水平就将追上三体世界,也不会出现后来人类数量的急剧减少。也不至于后来蓝色空间号向宇宙广播三体世界和地球的广播,地球和三体世界也就不会那么快的毁灭。及时后来,如果没有阻止韦德,人类利用好了那35年,人类的种子也可以在宇宙延续,而不至于除了他俩,其他所有人都成了一幅画,再后来归零者呼吁归还宇宙质量她还偏要留5公斤,唉,毁天灭地,灭宇宙啊。

就跟丁元英问大师的回答一样,大爱不爱,大人不仁。或者说民可与乐成,不可与始虑。
那为什么会这样呢?为什么大爱就是不爱,大仁不仁呢,为什么民不可虑始,而可乐成呢。
这里就要谈到一个层次的问题了,我们老是说阶级局限性,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呢?说到底,这其实就是格局,眼界,就是你是不是站的高,看得远,是不是你具有实现某种愿景的执行力,魄力,抗压迫的能力。
因为好多事,在民众看来是不可理解的。我们现在的舰队数量几乎是 三体舰队的4倍了,而且,现在我们能达到光速的15%了,他们才能达到10%。所以我们必胜。
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,傲慢才是。
那为什么章北海确实坚定的必败主义者呢?或者说,他这种必败的信念是从什么时候,从哪儿开始建立的呢?
人们做出一种判断,往往是基于对现象的观察及对现实的分析。在一个智慧文明能够掌握智子刻蚀工艺。并把你技术锁死的情况下,在物理学根本没办法进一步研究的情况下,在别人对我们知根知底,我们对三体世界几乎一无所知的情况下,试问你哪里来的自信,仅仅凭借数量上貌似的优势,以及光速超过了别人5%。这就叫傲慢。没有根基的自信。

民主的困境。(无法反应每个人的意志,集体的智商为零)

自信是对自己努力的信任,是成功者的路径依赖表现。